联系协会

首页 >> 技巧新闻

千年巨树果满枝 中国技巧六十载辉煌路

2010-06-12 10:00:00 华奥星空

  是惊与险的展示,是力与美的组合;是刚与柔的交融,是动与静的编织——这,就是现代技巧运动。展示着音乐与舞蹈的魅力,升华着体操与杂技的技艺;折射着传统与发展的演进,融汇着体育与艺术的精华——这,就是现代技巧运动。纵观林林总总的现代竞技体育项目,没有哪一个竞技项目的历史能象技巧项目那样源远流长、那样历史悠久;没有哪一个竞技项目的运动形式能象技巧项目那样腾跃灵动、那样丰富奇特。那眼花缭乱的翻腾技巧,那惊险高难的抛接组合,无不使人击节赞叹、拍手叫绝;那奇峰突立的罗汉造型,那精美绝伦的整套编排,无不使人回味无穷、流连忘返。从而,技巧运动理所当然地成为最受世人百姓喜闻乐见的体育项目之一。

  中国技巧运动的历史极为悠久,但真正起步作为竞技体育项目开展训练与竞赛,还是新中国建国以后的事。新中国自成立至今已经走过了六十个年头,中国的技巧运动也如同祖国的其他各项事业一样风雨兼程、朝气蓬勃地走过了六十载辉煌路。

  一、源远流长话历史

  (一)中国古代技巧

  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伟大民族。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我们的祖先以其聪明才智创造了中国古代技巧。据确凿的考证,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华夏大地上,就已经出现了技巧性的活动。考古学家从新石器时代的岩画中,收集到许多研究技巧运动的珍贵资料。令人惊叹的是,在这些岩画中竟然已经出现了“团身空翻”的形象。至战国、秦、汉的中国封建社会前期,中国的古代技巧运动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此时的古代技巧运动汇同杂技与舞蹈同台演练,称之为“角抵戏”,至汉代又将“角抵戏”发展成为“百戏”。汉武帝时为了提高百戏艺人的技艺,还曾开设了专门培养与训练百戏艺人的教坊。后人《教坊记笺订》载:“教坊一小儿,筋斗绝伦……”,这不仅证实了百戏中包含有较多的技巧成份,而且还证实了技巧训练必须“从儿童抓起”的理念早在我国千百年前的传统文化中就已经确立了。

  至隋唐时期,“百戏”又有了长足的发展。隋炀帝在位时曾召集全国百戏艺人多达三万人举行过规模宏大的百戏会演。据《隋书•炀帝纪》载:“天下奇技异艺毕集,经月而罢。”至唐代,中国古技巧的发展已经形成了比较完整的体系,有跟斗、柳肩倒立(双人动作)、三童重立(三人动作)、四人重立(四人动作)、五人罗汉(多人动作)以及抛接等技巧动作。

  宋朝时期,由于乡社组织的增多,杂技与技巧活动遍布于民间,“打筋斗”等技巧动作是其活动的核心内容。由于在唐朝时诞生了“综合性艺术”——戏曲,从而使古代技巧的内容特别是跟斗技巧很快成为戏曲表演中不可缺少的手段。因此,中国的古技巧运动是在与杂技、戏曲的并存中相得益彰地发展着。明清是武戏集大成的发展时期,清王梦生《梨园佳话》载:“其人上下绳柱猿楺翻转,身躯如败叶,一胸能胜五人之架叠,一跃可上数丈之高楼”这就是对当时出现在戏曲中的“叠罗汉”、“翻跟斗”技巧的高度评价。

  (二)中国近代技巧

  鸦片战争,是封建的中国转变为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的转折点,中国社会由此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通过鸦片战争,资本主义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了中国的大门。当时执政的官僚们为了维护中国的封建统治秩序,一方面容忍着列强在中国的侵略势力,以便依靠洋人的帮助来镇压人民的革命斗争,另一方面又期望借“西法”而“自强”,这便是历史称之为“洋务运动”的成因。洋务运动在引进欧美文化技术的同时,也引进了欧美的近代体育,包括欧美的近代技巧运动。

  国民党政权时期,虽对各类各级学校体育教学中有关体操与技巧的教学内容作了一些规定,但只有“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才唤起了中国人民新的觉醒。其时,“女学生翻跟斗”以及“学校中以体操代替兵操”等事件的出现,推动了近代技巧运动的发展。

  抗日战争全面展开后,一批沿海城市的高等、中等学校相继内迁大后方,从而促进了大后方文化与体育的发展。由于大批中等以上学校的内迁,加之体育系、科的存在,一时间体育比赛不断,并逐渐形成了大型运动会。运动会除田径项目外,还将器械体操与垫上运动列入比赛内容,竞赛中还常常参插“双梯叠罗汉”等技巧表演。在当时竞赛的规定动作中,女子部分已经出现了鱼跃前滚翻、屈体后滚翻等动作,而在男子部分则已经出现了前手翻与前空翻等动作。但是,由于技巧依附与融会于体操,因此并没有能够真正形成为独立的体育项目;加之连年战乱与政治腐败,因此我国近代技巧运动的发展是缓慢与低速的。

  二、蓬勃兴起形势好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技巧运动从此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中国的技巧运动在各地广泛开展的同时,吸取了我国传统技巧与苏联等国的经验,从而使中国技巧快速地完成了由近代技巧运动向现代技巧运动的转换。

  1956年12月,在北京首次举办了“全国技巧运动表演赛”,有13个单位84名运动员参加了表演。项目有男、女单人以及男子双人与混合双人四个项目。1957年11月,在天津又举行了首届“全国技巧运动锦标赛”,采用了我国首版《技巧运动规则》,增加了男子三人项目,并首次计记了团体总分。这两次比赛为我国现代技巧运动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为迎接技巧项目首次列入全国最高级别的届运会比赛——1959年第一届全国运动会,江苏于1957年9月率先成立了技巧运动队,随后上海、辽宁、浙江、安徽、广东、广西等省市相继成立了技巧运动队。1958年年底,在北京还举办了首次全国技巧教练员训练班。在第一届全运会上,全国17个单位的129名技巧运动员参加了比赛,比赛项目除原有的男、女单人与男双、混双外,男子三人改为男子四人。

  第一届全运会的技巧比赛,不仅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技巧运动水平的快速提高,促进了技巧项目运动队伍与裁判队伍的建立与发展,同时也为技巧规则与等级大纲的制定以及技巧运动技术书籍的出版与学术研究活动的展开提供了发展契机。技巧运动,从此在我国蓬蓬勃勃地兴起了。

  三、艰难困苦挫折路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国遭受严重的自然灾害,国民经济处于十分困难的时期。根据“一般运动项目少办或不办”的原则,不但取消了1961年度以及随后两年的全国技巧比赛,同时还使得不少省市解散了技巧运动队,我国技巧运动由此而走入了第一个低谷期。至1964年,在西安举行了“全国体操暨四单位技巧运动锦标赛”,但参加技巧比赛的仅有上海、江苏、安徽、广东四个省的22名技巧运动员。虽然技巧运动遭遇十分困难的境地,但在这次比赛中仍然有18名运动员达到了运动健将标准。我国第一批技巧运动健将的出现,标示着我国技巧运动虽处于十分困难的发展境地,但却仍然在顽强地奋斗着、努力地发展着。

  1966年5月份开始,十年“文化大革命”的空前浩劫使我国的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各项事业的发展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创。中国的技巧运动在尚未完全走出第一个低谷期的困难之中,却又走入到第二个低谷期。在文革十年中,全国技巧比赛被完全停止,群众性的技巧活动也不见了踪影,一些颇具成才希望的少年选手被耽误了运动年华,一些支持和领导过技巧运动的干部也遭受迫害,经过十多年奋斗而发展起来的新中国技巧运动基本上处于瘫痪的状态。由于文革极左路线的干扰,在仅存的一点点技巧活动中也必须涂上“左”的颜色,于是技巧的抛接动作变成了“军训越墙”,个人翻腾变成了“冲锋陷阵”,倒地动作要表演成“壮烈牺牲”,而集体造型则不能离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意境。在极左路线的干扰下,迫使技巧项目背离了本项目的运动特点。但是,技巧工作者们仍然凭籍着坚定的信念与极大的勇气在艰难的“夹缝”中“求生”,他们尽力维持着有限的训练,尽力保持着自己的专项体能和技术水平,他们坚信为之奋斗的技巧运动总会有一天要还其本来的面目。

  中国技巧运动在接连两次的低谷期中遭受到严重的挫折与创伤,但勇敢的中国技巧工作者不畏艰难,于绝处求生。艰难困苦并没有压夸中国的技巧工作者,他们在空前的洗劫中反而锤炼出不畏艰难、百折不挠的可贵精神,这种精神成为了随后使中国技巧运动崛起而腾飞的精神财富。

  四、百折不挠勇崛起

  “文革”未毕,坚守技巧阵地的上海、江苏等队便瞄上了1971年6月在杭州举行的全国体操友谊赛,他们争取到在“体操友谊赛”上附加进行了技巧表演的机会,其时上海队的单跳运动员张以鸿、于在青已经能够完成“跺子前空翻两周”与“屈体后空翻两周”的高难度动作,男子双人组的运动员也完成了“头上慢起单臂倒立”与“头上单臂侧水平”的高难度动作。1972年,著名的“乒乓外交”迎来了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我国技巧运动员陈宏群、张以鸿、于在青等与其他项目的运动员一起参加了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的外交表演。同年在全国体操比赛期间又进行了技巧表演。自“文革”以来技巧运动的沉寂局面,被完全打破了。

  1973年,在昆明举行了全国技巧比赛,这次比赛促进了各省市技巧运动队的恢复。“文革”前的老队江苏、上海、安徽、广东、浙江、湖南、广西、福建等开始重新组建;原来没有技巧队的云南、北京、江西等省市也相继筹建了技巧运动队。1975年第三届全运会和1979年第四届全运会技巧比赛的举行,使我国的技巧运动走上了蓬勃发展的道路。从1978年开始,国家体委决定每年举行两次全国技巧比赛。1979年,恢复并修订了“技巧运动员技术等级标准”,对技巧竞赛规则也作了重大修改。继1976年在全国比赛中增加了女子双人项目后,在1978年又增加了女子三人项目,使我国技巧比赛的项目完全与国际接轨。与此同时,在评分方法、场地、音乐伴奏等方面也作了与国际规则接轨的修改。1978年,在南宁市举办了我国第一期“全国技巧裁判员学习班”,国家体委还于1979年正式批准了姜龙南等12人为我国首批国家级技巧裁判员。同年,在国家体委有关部门的倡导下,第一期《技巧资料》编印出版。在随后定期出版的刊物中,大量地刊登了各种有关技巧的信息动态、比赛评述、技术分析以及资料译文等文章和报道。我国的技巧运动,已经迎来了崭新的发展时代。

  1979年12月,在伦敦召开的国际技巧联合会执委会会议上,一致通过了我国向国际技巧联合会提出的入会申请。从此,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国技巧运动登上了世界技巧舞台,这是中国技巧运动发展史中的重大事件。1980年5月,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第四届二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通过决议将原有的“中国体操、技巧协会”分列两个单独的协会,中国技巧协会在杭州成立了,这是中国技巧运动发展史中的又一重大事件。这两件大事极大地鼓舞了全国技巧界人士。

  中国技巧运动在世界技坛上崛起的时刻来到了。

  五、方兴未艾创辉煌

  “乘风破浪会有时”。1980年9月,中国技巧队首次走出国门,参加了在波兰举行的第四届世界技巧锦标赛。首次亮相世界大赛的中国技巧队就引起了各国同行的注意。在比赛中,我国女子单跳运动员浙江队的马素萍在全能比赛中获得第三名,五星红旗第一次在世界技坛上高高升起。继而,在女双、混双、女子三人项目的全能和单套决赛中又连连获得铜牌。中国技巧队在这次比赛中共取得了11枚铜牌的好成绩,首战告捷。

  1981年9月,以张素央为领队的中国技巧队参加了在瑞士举行的第三届技巧世界杯赛。广东姑娘刘英媚、蔡玉、冯艳芳组成的女子三人在全能决赛中力克群芳,为祖国赢得了技巧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在瑞士体育馆内伴随着高高升起的国旗奏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接着,中国技巧队又在男四全能与第一套、女双第二套的决赛中再获金牌。勇夺4枚金牌的胜利,标志着中国技巧在世界技坛的崛起。在这次比赛中,如果按团体总分计算,我国仅次于原苏联位居第二,中国技巧的实力已进入到世界技坛的强国之列。

  “春风得意马蹄疾”。1983年10月,在美国举行的第四届技巧世界杯上,中国技巧队创造了勇夺10枚金牌的辉煌。这一成绩占当年我国体育健儿在国际体育大赛中获得金牌总数39枚的四分之一。为此,国家体委、全国体总给中国技巧队发了贺电。

  中国技巧的崛起,赢得了世界各国的赞誉,同时也提高了中国技巧在国际上的地位。自1981年开始,我国陆续派出数批裁判员参加了国际技联举办的裁判学习班,均顺利通过考试,批准为国际级技巧裁判,不少裁判还在随后的世界技巧比赛中担任了裁判长的工作。在1981年和1985年召开的国际技联第三、四次代表大会上,我国代表被分别选进了执行委员会、技术委员会和裁判委员会,我国代表从此进入了国际技联的三个最高领导机构,在决定国际技巧发展的重大事件上有了发言权。由我国代表提出的举办世界少年比赛、舞蹈动作难度设计、双人动作难度表等方案,都得到各国代表的赞同并获通过。值得一提的是,经我国执委会委员蒋佑祯提议并据理力争,国际技联决定将1985年“第五届世界杯技巧比赛”安排在中国北京举行。在此次比赛中,我国运动员共获得了9枚金牌。不仅如此,比赛中的各项工作都得到各国代表团和国际技联的高度赞扬。当时的国际技联主席索梯洛夫赞扬说:“比赛组织的非常好,无论是大会的竞赛组织和接待,还是场地和设施都是世界一流的,我们大家都不会忘记在北京生活的日日夜夜,不会忘记你们为世界技巧运动所做出的贡献。”此后,我国又于1991年成功地举办了世界青年技巧锦标赛,于1994年成功地举办了亚洲技巧锦标赛,同年还成功地举办了第八届技巧世锦赛。多次大型国际性比赛在我国成功地举办,反映出中国技巧日益强盛的国际地位。

  为了保持中国技巧运动强劲的发展势头,中国技巧界大力发展裁判队伍、扩大科研领域并研究制订了国内比赛的特定规则。与此同时,为了扩大技巧在社会上的影响,中国技巧界还出版了各种有关技巧运动的书籍,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中国技巧运动史》,它是由当时协会主席张素央、副主席洪源长以及杨东历时4年撰写而成,于1990年正式出版,填补了中国技巧运动史料工作中的一项空白。

  不断地创新,是中国技巧运动步入辉煌重要的法宝。我国自参加世界比赛以来,一直将“创新”置于重要的地位。1981年我国男四创出“轿上抛起,跳上成双重站轿”及“双爆下”;1983年我国男四创出“立柱塌腰背水平支撑”;男子单人胡星刚创出“1080°直体旋”;1985年男子双人创出“跺子前空翻转体180°成悬垂”;1986年女子三人创出“轿抛三周下”、男子单人冯涛创出“快速后空翻接屈体后空翻三周”;1987年男四创出“轿抛三周站轿”;1988年男双创出“地上高举腿支撑脚上背水平、高单臂倒立打滚”等等。最为突出的是由福建运动员宋敏和李仁杰组成的男子双人,他们在教练杜辉雄和陈日金铁的指导下,练就了“地上双重倒立”和“地上单臂侧水平举高单臂倒立”二个高难度动作,这两个“绝招”使他俩于1988年首次参赛就击败了强劲的对手而一举夺冠,并连续十年在世界技巧大赛中获得了14枚金牌,成为世界上获得金牌最多的运动员。国际技联于1998年特此表彰他俩是“20世纪最为杰出的运动员”。

  自参加世界比赛以来,单人项目历来是我国的优势项目,曾独创了不少新颖的高难度动作,多次击败以单人项目著称的原苏联队而获世界冠军。这些成就引起各国的重视,国际技联为此于1988年特邀我国资深教练洪源长赴英国为国际技巧高级教练员学习班讲课。

  这是中国技巧运动创造了辉煌的年代:中国技巧队于1993年、1994年、1998年在金牌总数上三次领先于俄罗斯技巧队,登上了由中国、俄罗斯、保加利亚三强争雄的领先位置;中国技巧运动员在世界技巧大赛中共为祖国赢得了131枚金牌、107枚银牌、101枚铜牌,从而使技巧项目成为我国竞技体育的“金牌大户”。国际技联特此于1983年和1998年两次表彰了我国技巧运动的领导人张素央和教练员洪源长、叶汉忠等人,向他们颁发了奖章和证书,表彰他们为发展国际技巧运动所做出的贡献。

  我们为中国技巧的成就欢呼,为中国技巧的辉煌而自豪!

  六、大胆改革勇探寻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中国技巧面临了新的形势。在国际上,成立了26年之久的国际技巧联合会为能尽早进入奥运会,在1998年放弃自己的独立地位主动并入国际体操联合会,同时将原有技巧项目中的男子单人、女子单人划入蹦床竞赛项目,技巧仅保留了男双、女双、混双、女三、男四5个竞赛项目。国际技联似乎在走一条“曲线申奥”的路线。在国内,由于突出奥运战略,在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上取消了技巧项目的比赛,直至今年的第十一届全运会上也没有恢复技巧项目的比赛。面对国际技巧联合会向国际体操联合会的归并,面对技巧竞赛项目的分割,面对中国“奥运战略”的强化,面对技巧项目比赛从全运会比赛项目中的消失,面对技巧竞赛规则的不断修改,中国技巧向何处去?这是技巧界人士必须勇敢面对的问题。

  (一)对技巧运动竞技本质的再认识

  体育竞赛是竞技体育持续发展的核心动力,是撬动竞技体育深化发展的有力杠杆。技巧,只有赋予其竞技的本质,才能最终形成在国内外重大赛事中频频亮相的独立的竞技体育项目。竞赛对于发展竞技运动的推动功能是不可替代的,对于发展其他事业的推动功能也是不可替代的。正因为如此,原本非竞技性质的社会活动诸如杂技、戏曲、相声、小品、演唱、舞蹈、模特以及各种演讲、烹饪、焊接乃至训养等等的社会文化与行业活动也开始频繁地借助于各种“大赛”与“比拼”来激发进一步发展的推动力。因此,无论从技巧运动的发展历史看,从体育运动发展的本质看,还是从当今社会发展的模式看,作为竞技体育的技巧运动,竞技当然是其命脉,参赛当然是其天职。

  (二)对技巧运动概念内涵与外延的再认识

  技巧运动作为竞技体育项目,必须在既定的竞赛规程与竞赛规则的制约下,以技巧项目的特有方式展开技能、体能、心能、智能与艺能的角逐,这是技巧运动项目概念的内涵。而技巧运动作为特殊的竞技体育项目,又同时搭界与融汇着体操、武术、音乐、舞蹈、杂技、戏曲等艺术形式,因而技巧运动的概念又具有极为广泛的外延。这种广泛的外延赋予了技巧运动以极为广阔的操作性与观赏性。当然,从广义的角度上来说,任何竞技体育运动项目都具有一定的观赏性,但技巧运动项目的观赏性是与其他项目不同的。因为技巧项目的观赏性是一种既可与紧张激烈的竞技活动紧密相联又可从中分离出来、既可作为竞技体育活动又可作为艺术表演活动、既可作为体育技艺的展示又可与社会意识形态相联系的特殊的观赏性。对这种观赏性的开发,将进一步拓宽技巧运动的发展之路。1998年,经研究决定在全国比赛中增设“集体项目”的比赛。此项规定一出台,立即引起各运动队的重视。因为集体项目将技巧运动的专项技术内容较好地运用艺术的形式表现出来,将惊险的动作、优美的舞蹈、亮丽的服饰、精美的道具以及和谐的音乐融合在一起,给人以新颖的感受,受到了广大群众的喜爱。2005年在江西万年体育馆进行技巧比赛时,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火爆场面。

  (三)时代赋予技巧运动的新概念

  面对二十一世纪世界发展的大潮流,面对新时期中国经济深化发展的新局面,面对中国竞技体育发展战略的新布局,技巧运动将如何发展?中国技巧人的回答是:“顺应潮流应对形势,立于潮头主动发展”。技巧运动,这是一个目前虽未能列入奥运会比赛的项目,但由于这个项目具有深刻的竞技性内涵与广阔的观赏性外延,因而有可能发展成为既是竞技体育项目同时又是艺术表演新形式的具有多元多向多途发展前景的竞技体育项目,这便是时代赋予技巧运动的新概念。我国技巧运动的领导人对此已有深入的考虑,因此在决定全国比赛中增设“集体项目”比赛同时,还特别关注到目前在国际上逐渐兴起的“啦啦操”,这项运动不限人数,其中又不泛技巧动作,颇受当代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的喜爱。于是,国家体操运动管理中心派员观摩了全日本“啦啦操”锦标赛。经多次研究,决定于2005年在全国技巧比赛中设立该项目的表演和比赛,以吸引更多的青少年来参与技巧锻炼。

  (四)商品经济时代的我国技巧运动

  改革开放,使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时代。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使我国的经济发展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运动队的运作如何适应发展中的商品经济,这是摆在我们面前迫切需要解决但又十分艰辛的课题,许多运动项目正在为此付出不懈的努力。技巧运动由于项目的自身特点,是最有条件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商品经济逐渐过渡的运动项目之一。由于全球信息的零距离交流,由于快节奏、强抒发、重个性、求情趣的新文体形式诸如街舞、健美操、啦啦操等的出现,这些新形式在被技巧运动所敏感地吸收从而丰富了自身的同时,也大大缩小了技巧运动与广大青少年以及广大民众之间的距离,使技巧运动的社会性大大优于其他体育项目。显然,这为技巧运动开展各种无偿或有偿的社会表演、辅导、培训等活动创造了有利条件,因而技巧运动有条件逐步完善自我造血功能以适应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

  (五)传统的继承与技巧的创新

  前文我们已经粗略地领略了我国悠久的古技巧历史,这无疑是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国外近代技巧的引入虽然对我国古技巧从分散的社会活动形式提升发展至教育乃至体育竞技的形式具有积极的意义,但同时也不应忽略近代技巧的引入在某种程度上淡化了对于我国古技巧的整理与继承的工作,这是需要我们的技巧工作者适当补课的。我们感叹于我国古技巧技艺水平所达到的高度与深度,我们要继承传统文化的厚度与纯度,在这个基础上结合当今技坛的各种成果而开拓出中国当代技巧创新的广度与高度。

  七、与时俱进展未来

  我们不必消极观望并等待原国际技巧联合会“曲线申奥”的效果与结果,我们也不会因为未能进入“奥运争光战略”而松懈自己的拼搏。我们将紧紧抓住竞赛这个竞技运动生存发展的命脉,建造“绝招”,雄厚实力,弘扬传统,表达风格,继在前不久高雄举行的第四届世界运动会上高升国旗高奏国歌之后,将更多地在世界运动会、在国际技巧大赛中争胜夺冠,续创中国技巧的辉煌。

  我们不必舍弃技巧运动的多途发展而在技巧的竞赛场上单道固守,我们也不会因顾及技巧运动的多元发展而淡化竞技争胜勇攀高峰的竞技发展命脉。我们将统筹兼顾、顺应时势既紧紧抓牢技巧运动概念的内涵又巧妙利用技巧运动概念的外延,使技巧运动既不失为能征善战的竞技体育项目,同时又可能将此建构成引人入胜的边缘艺术。

  我们不必感叹于国内外层出不穷的文体新品种、新形式,我们也不会在眼花缭乱的新动向、新理念面前乱了方寸。不管是街舞、劲舞、霹雳舞,还是迪斯科、健美操、啦啦操,古今中外的一切只要与我相关,均将成为我们创新的肥沃土壤。

  我们不必感叹非奥项目的表现舞台不如奥运项目广阔,我们也不会担心非奥项目的经费不如奥运项目宽绰。有国家体育总局的大力支持,有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的直接领导,技巧项目将利用自身得天独厚的多元发展条件,在商品经济中自由驰骋,在自我造血中快速发展。

  我们不必认为现代技巧是外来引入的竞技项目而淡薄对于我国传统古技巧的开掘,我们也不会跌入历史的故纸堆而固守于传统。先人“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教导将使我们开拓出“能上赛场夺冠,能下社会演技”、“能在国家体育发展的总战略中协同发展,又能在自我造血的体系中自如运作”、“能在国际体坛高奏国歌夺冠争胜,又能成为群众喜闻乐见且易于参与的体艺新项”这样的新型竞技体育项目。

  六十个春秋,这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而中国技巧运动六十载的发展之路,却创造出无数个奇迹。今天,中国技巧又一次面临新的形势、新的挑战和新的选择,只要中国的技巧工作者勇立潮头勇于开拓,必将迎来一个中国技巧全新发展、高速发展的新时期,必将开创出一个圆梦理想、续创辉煌的新天地。

  回顾六十年中国技巧的发展之路,我们心潮澎湃,我们毫情满怀。

  忆往昔——

  60年风雨兼程,60年的艰辛创业路;

  60年披荆斩棘,60年的曲折坎坷路;

  60年团结奋斗,60年的自我完善路;

  60年屡建奇功,60年的辉煌业绩路。

  展未来——

  机遇与挑战并存,开拓者将奋力进取;

  改革与创新同行,奋斗者将忘我求索。

  中国技巧运动的未来将无限美好!

  中国技巧运动的未来将属于奋力拼搏、与时俱进的中国技巧人!

  2009年9月5日

关于华奥星空 - 隐私保护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中国蹦床与技巧协会所有 本网站由华奥星空(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话可证 编号:0105094 发证机关:国这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客服及报障电话:4008102008 客服及报障邮箱:operationcenter@spost.cn